栾川县地情网

志说栾川(八)—— 抗日战争时期下的栾川

120

1927年蒋介石背叛革命,使第一次大革命归于失败。此后经历了十年内战和抗日战争,国民党顽固派积极反共,消极抗日,中国处于内忧外患的生死存亡关头。这一时期的栾川情况:

农民在重重灾难中挣扎,民不聊生,怨声载道。民国18年(1929)建国豫军数千人叛变洗劫栾川。民国20年(1931)国民党军独立第四旅叛变,入境抢掠烧杀,与地主恶霸互相勾结,残害人民。据不完全统计,从蒋介石背叛革命至1938年的10年中,栾川人民死伤1000余人,被绑架男女4560人,损失牛马驴骡1137头,焚烧房屋8666间。农民忍无可忍,于民国25年(1936)爆发了交犁耙绳索的抗赋税运动,从栾川到冷水,农民自发起来,肩扛农具结队,实行罢农示威,抗议反动统治者横征暴敛。

地主阶级上层人物勾结国民党统治者,相互仇杀排异,争夺栾川统治权。在清乡局相互火并的基础上,逐渐形成以大王庙李某凤、雷湾常某英、栾川街傅某栋、七里坪杨某立、陶湾任某久为代表的几派地主反动势力,他们为争夺栾川的统治权,展开激烈争斗。李某凤于民国20年(1931)投靠内乡别廷芳,成立“宛西栾川自治大队”,编10个连队,人枪两千,号称“十大连”,李任大队长,先后暗杀了常某英、傅某栋、杨某立等豪绅,集统治权于李某凤一人之手。民国22年(1933),反李派进行报复,乘夜刺杀李起凤未遂,反遭残酷镇压。民国26年(1937),反李派东山再起,状告李某凤通匪蓄匪,肆虐乡里,陕州保安副司令凌悲潮来栾川取缔“十大连”,凌某接受李的重贿,又委任李某凤为清乡大队长,仍然是地主阶级实力人物。

中国共产党在老君山下点燃星星之火,唤醒栾川人民起来革命。民国21年(1932)11月贺龙、关向应率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军,民国 23年(1934)12月程子华、徐海东率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五军,先后北上途经栾川,在人民群众中播下革命火种。民国27年(1938)后,合峪、栾川、庙子、陶湾、三川各地相继建立中共支部。中共河南省委派崔宗舫(夏峰)、刘尊世(赵致平)来栾川开展工作,于民国28年(1939)建立中共栾川区委。在中共党组织领导下,发动农民开展反剥削、反压迫斗争。抗日战争时期,中共栾川党组织领导教育界师生成立“抗日救亡工作团”,深入农村开展抗日宣传活动。共产党员和进步青年聂洱舸、王子真、望见、石嵩、程迈、马伊林、苏平等,先后奔向延安和抗日前线。

国民党残酷镇压栾川革命群众,制造白色恐怖。抗日战争期间,国民党栾川区党部对进步师生的抗日宣传活动,诬为“非法之举”。1940年农历九月初九(10月9日),耕莘中学在中共学校党组织领导下爆发了反对学校实行法西斯主义教学的“重九”学潮,国民党栾川区党部进行镇压,拘留领导学潮的进步学生魏文秀(中共党员),开除其学籍,教务主任张文炳(中共党员)被迫离校。民国30-34年(1941-1945),大批国民党特务分子涌入栾川,进驻栾川的特务组织有“伏牛山工作团”、“豫西工作队”“华北督导团”“国民党三十一集团军党政处”、“河南省督导团肃反组”等,大肆速捕共产党人和进步青年押送叶县集中营。在国民党白色恐怖下,中共栾川党组织被迫于民国30年(1941)6月暂停活动。民国35年(1946)蒋介石加紧反共,准备发动内战。3月,成立“豫西九县剿匪联防区”,其司令部驻栾川。10月,“联防区〞司令部速捕“朝阳文艺促进会”成员王尔玺(中共党员)、李廷玺 (中共党员)、卫金生等人,王尔玺被活埋暗害于二龙山下。

国民党反动统治者对共产党人,进步青年大肆逮捕,甚至暗杀,制造白色恐饰,从反面教有了栾川人民,认识到对国民党反动派不能存有幻想,只有拿起武器进行斗争。


分享到:
搜索